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软件应用 > 安卓资讯 > 春日宴灵秀李怀玉第17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
有孚书院
分类: 下载数量:577737 更新:11-14 大小:35.3MB
官方正版
82°
热度
网站评分
玩家评分

春日宴灵秀李怀玉第17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

怀玉愕然,接过帖子一看,咋舌道:“还有这等好事?” “是。”灵秀点头,眼里又涌上欣喜来,“看来那江小少爷很在意您,竟然单独给了帖子来,定是在盼着您去呢!”春日宴灵秀李怀玉第17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欢迎体验。

春日宴17章全文免费阅读

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
呵呵,再过五天就是中秋节了。
到时候,这一轮远古的月亮会更大更圆,由椭圆形的碟子变成标准圆盘子。
楚凡立在一棵大树底下,收回仰望视线,皱眉眯眼盯着五十米外的一个院子,嘴角挂起一抹冷笑。
他观察聆听了好一阵子,确定方圆三百米内,除了自己,只有一个活人。
夜空静谧,天幕瓦蓝。
明月清辉,丝丝缕缕的白云薄如蝉翼。
一个小山包的脚下,树木茂盛。
一栋孤零零的简陋砖房,四周围着稀疏破烂的篱笆墙。墙内停放一个破旧木头车厢,却没有马,没有马厩,连井都没有一口。
这是牛丁的房子。
石猛在下午带领众捕快穿城而过,回城后立即上县衙报到。闹出的动静太大,影响恶劣,民间议论纷纷,阳武县的三巨头等着他给出一个解释。
典史阎威与县丞周秉勋本来想借这件事把他拿下,撸掉捕头。
千算万算,没算到张彪斜刺里蹦出来,说是自己撺掇石猛搞南北区联合演练。石猛武艺高强,名声与才能远在自己之上,理应成为一县总捕。
县令李文巴不得如此,当场就作了安排。
以后捕快不分南北,统统由石猛管辖。张彪依旧主管南区,职级不变。但一县之内,才两个捕头,就别设什么总捕了。石猛的级别也不变,县里会根据情况向郡府申请每年多二两银子的薪俸。
这下子石猛真成大捕头了,张彪变成小捕头。
石猛连称不需要,为民除害,为国效力,乃分内事。
李文顺水推舟,笑呵呵道,你云梦表弟那么有钱,当然不在乎这点碎银子了。不过,租一间茶房供捕快歇脚,可不能再由你自家掏腰包,县里拨款。
典史阎威与县丞周秉勋没料到风云突变,形势急转直下,有气无力争论了几句后就再也没有声音。“先锋”张彪反戈一击,他们没有人选顶替,官阶又低一级半级。最后只能像两个傻瓜似的听任李文把事情定夺,气得七窍生烟。
对楚凡而言,在林中吓唬张彪时就知道这是必然结局,除非那厮不要命了。
应该不会有人怀疑到他身上。
众目睽睽之下,张彪被石猛一招擒拿,以后也不可能服众了。
楚大神棍只是顺手再推一把扶石猛上墙,为自己多争取一些方便,少一点麻烦。
不过,县令李文的手段也很厉害。
分化瓦解,借力发力,逮着机会便快刀斩乱麻。
等石猛回家后,楚凡问起牛丁的情况。
石猛笑了,讲傍晚时分,张彪一到县衙班房就暴打了牛丁一顿,说衙门乃公务重地,白役没有接到差遣怎么可以擅自闯进来?可笑那厮一直仗着姐夫的威势欺负人,这一次却被姐夫当成送给楚凡的投名状了。
牛丁纯粹就是一个无赖破落户,泼皮混混里的班头。
这些年他敲诈了不少钱,全部花天酒地用掉。家无隔夜粮,手无隔夜银。唯一的正经置业是买下“义山”脚一栋破落院子,一个旧马车厢。
义山就是公用的坟山,地处南城偏僻角落,上面布满坟头,大白天里阴气森森。
就算胆子大贪便宜买下了坟山房子,住起来也不方便。那里地势太高打不出井,生火做饭得跑老远去界河挑水。
不过,对牛丁来说无所谓。
反正他成天在外面鬼混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顶多晚上回去睡睡觉。
至于他买下马车厢后运送过什么东西,石猛就不清楚了。这厮并不蠢,知道落入石猛手里没个好,极少跑到城北活动。
子夜过了,万籁俱寂,月亮东沉。
楚凡逼近牛丁的院子。
他面庞红紫,紫中又透出一抹黑。披着一件猩红色大氅,头顶戴黑色紧箍纱帽。帽子两侧有两个弯曲的斜向上突起,仿佛牛角。
这是一套幽冥判官服。
李素前几天在裁缝铺子订下,今天才做好送过来的。她准备明天带着盈盈去判官庙烧香还愿,替判官老爷换上新装。
楚凡心中一动,把它悄悄偷出来,还顺了一盒胭脂。
他没有告诉李素,并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。反正伊人再去订做一套,迟几天还愿也没有太大关系。
一天挨两顿胖揍,牛丁的骨头像散了架,浑身酸痛。呻吟了半夜才浅浅入睡,却被“啪”一声轻响惊醒。
他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,感觉门拴动了。
是哪个不长眼的小毛贼,敢欺负到爷爷头上?
门拴可不是这么拨的。
上下栓好办,挑开就是。倘若碰到左右拴,须先把门板拉平,从门缝里喷入桐油,再用薄刀片一点一点细心地拨,才不会弄出声响。
牛丁睁开眼睛,抓住铁尺。
陈旧木门吱呀呀开了,惨白的月光漏入。
一个门框高的身影无声无息飘到了榻前,面庞红黑模糊,头顶牛角官帽,身披血一般鲜红的大氅。
牛丁直愣愣看了数息,突然火烫一般丢掉铁尺,掀开被子,跪倒在榻上连连磕头,惊恐开腔:
“判官爷,小的早就知道您老人家会来……”
楚凡心中一凛。
他是一个被科学严格训练出来的穿越者,到目前为止,发现这个世界的神奇和愚昧依然可以用科学解释,怎么会轻易接受鬼神的概念?
他连幽冥地府都不信,怎么肯相信一个歹毒的地痞无赖竟然是忍辱负重的冥河摆渡人?
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呵呵,难道丫也达到了这步境界?还是省省吧。
但是,牛丁眼下的反应太不正常了。
他确实害怕,却没有表现出正常人遭遇虚无缥缈神鬼后的恐惧感。
连胆大包天如楚凡者听到那句“他们阳寿已尽,小人只是奉命摆渡”时,都曾感觉毛骨悚然。
他这副样子,更像心里有鬼的下级碰到大上级突然查岗,吓一跳。

春日宴18章全章节在线阅读

半盏茶后,两个人回转,燕婉儿递给楚凡一个首饰盒子。那名白役则两手空空,报告道:“茶叶盒子破了,漏得没剩多少。”
嗯,知道了。
楚凡点点头,揭开首饰盒,拈出一根黄澄澄的钗子,口中啧啧有声。
“银镶金?这般轻贱之物,怎么配得上我天仙一般的婉儿妹妹,也好意思拿出来当聘礼。”
说完,轻蔑地把钗子往脑后人群一抛。
有人冷不防被打一下,心里颇不痛快。捡起钗子后又大喜,继而惶恐,紧紧捏住却不敢走。
听说过云梦公子挥金如土的人,则目光灼灼地盯住首饰盒,心道这破烂玩意确实不入人家法眼,不如给我好了。
楚凡把耳环戒指往前后一抛,丢了盒子,哈哈大笑。
人群立刻***,推推搡搡争抢,十数息后才平静。
那些没抢到东西的伙计瞪着胖老儿,心道这厮好不小气,怎么不多弄一点?儿子又瘸又傻,访不到什么好人家,定下了一个天仙般的闺女却只肯下这么丁点儿聘礼。也好意思讨要,砸人家的铺子。
胖老儿见楚凡像丢垃圾一般丢掉聘礼,面皮紫涨,忍气吞声道:
“小老儿花费的银钱,诸般礼品,可是要追回的。”
楚凡哼了一声,冷笑道:
“燕掌柜本来就想退亲,把所有聘礼退回。别说你才花了十几两银子,就算花十两金子也照退不误。不过,你这厮先蹦出来悔婚,又打人又砸铺,倒省了我好多麻烦。
“按照律法,女方有错,男方退亲,或者女方先提出退亲,须把聘礼退回去。但燕乙父女不是家生子,没有诓骗你,根本没错。而男方先提出退亲,对女方的名节有损。按照律法,聘礼不得索回。你要是不服,可以上公堂打官司。”
楚大神棍这番话不是胡诌,确实如此,那几百本书可不是白看的。
你,你,你……胖老儿指着楚凡,想骂又不敢骂,想打更不敢上前。怒火攻心,气得直翻白眼,两名伙计连忙扶住。
他这是自作孽,横蛮的碰上霸道的。
人没了,钱没了,挨了打,连面子都丢了,活该!
楚凡才懒得理会,踱到胖老儿身侧一个嘴角流涎目光呆滞的三十几岁人面前,皱眉问道:“你,腿瘸了?”
那人惊呼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楚凡继续问:“你小时候,脑袋被驴踢了?”
那个人瞪大了眼睛,吭吭哧哧道:“你,真的,好厉害。又,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楚凡横眉立目,喝道:
“本来要揍你一顿,但楚某不欺负傻子。听好了,再听到你乱喊婉儿妹妹,老子就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敲掉。”
傻子吓得腿脚一软蹲下,惊恐地紧紧捂住了嘴巴。
楚凡说完,冷冷环顾一圈,掏出一枚金锞子丢给一名白役,道:
“哥几个,辛苦了。等下帮燕掌柜搬运货物,整理完店铺,你们就去吃吃酒,我先失陪了。”
乖乖,出手就是一锭金子,好不阔气。那么一点点货物,还需要人帮忙不?
周围的人眼珠子瞪得溜圆,呼吸急促,口干舌燥。
其实,楚凡倒不是故意摆阔。从张彪那儿弄到的银子被他花得差不多,手里只剩下大大小小几十个金元宝了。
白役连忙把金子往回递,道:
“放心,楚大哥有事自去。这才多少一点事儿,不辛苦,应该的。嘿嘿,怎么好意思收你的金子,再说吃酒也用不了这么多呀。”
楚凡笑道:
“哈哈,你还真的想吃光呀。留点钱回去给婆娘爹妈,他们还不高兴坏了?”
那白役听他这么一讲,也不客气,把金子塞进怀里,陪着嘿嘿笑了。
人群逐渐散去,燕乙看楚凡走近,赶紧站起身。
其实胖老儿能有几分力气?擂两拳踢一脚,真没有多重。他之所以装作难受的样子蹲着,只是让楚凡处理时更理直气壮。
燕婉儿这时又害羞起来,抿着嘴低垂头缩在父亲身后,把长辫子从身后拉到身前,小手下意识整理辫梢,耳朵却竖起听。
楚凡想了想,道:
“燕掌柜,你这里还要忙活一阵。我另外有要事,就先走一步。张瑞应该不会再来了,牛丁也不敢收你的铺子。我住在乌衣巷的最后一家,今后有啥麻烦都可以去那里找。婉儿,我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叫栀子,你可以经常来找她玩。”
少女羞羞答答地嗯了一声,跟蚊子叫似的。
燕乙抱拳道:
“今天如果不是楚公子仗义出手,我父女俩将万劫不复。大恩不言谢,改日……”
“哈哈哈,言重了。什么恩不恩的,婉儿妹妹的事就是我的事。得,我先走了。”
“那好,燕乙送公子一程……”
“别。楚某一个大活人,还不晓得自己走?行了,你们先忙吧。”
“那,好走不……”燕乙刚讲到这,脊背被燕婉儿捅了一下,猛然醒悟,磕磕巴巴问道:“那,那明天……”
“明天?”楚凡也醒悟了,道:“婚约已经退了,绸缎店不会去打官司,真要打的话他也打不赢。明天我就不过来了……”
一听这句话,燕乙与燕婉儿的脸色瞬间苍白。
“不光明天,可能后天,大后天,都没有时间。刚刚碰上一桩蹊跷案子,分不了身。这样吧,一得空闲,我再过来。如果过不来,就叫我大哥石猛过来。”
楚凡觉得,自己痛打五个白役,把燕记南货铺推到了与南区差役对立的风口浪尖。张彪自然服服帖帖,牛丁短期内也不敢闹事,但其他人暗中使绊子的可能性是存在的。石猛身为捕头,过来走一走可以震慑宵小。

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分享的“春日宴灵秀李怀玉第17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”全部内容,想看更多精彩故事的朋友,可以点击下面链接阅读完本资源。

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