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游戏产业 > 八卦周边 > 狭陆相逢挽挽胜梁挽陆衍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无广告
择天记小说阅读器
分类:软件应用 下载数量:459729 更新:01-16 大小:55.10MB
官方正版
82°
热度
7
网站评分
7
玩家评分

狭陆相逢挽挽胜梁挽陆衍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无广告

狭陆相逢挽挽胜是一本文笔精湛的言情小说,狭陆相逢挽挽胜梁挽陆衍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:“干什么紧张兮兮的啊?”梁挽脱掉外套,从随身的运动挎包里取出舞鞋,冲着一旁细长眉眼的姑娘勾了勾手指:“小娴过来。”希望大家能够喜欢!

梁挽陆衍小说全本内容介绍

她停在门边,先打了个招呼:“嗨。”
闻得声音,两男一女反射性扭过头来,瞥见来人后又悄悄松了口气:“学姐。”
“干什么紧张兮兮的啊?”梁挽脱掉外套,从随身的运动挎包里取出舞鞋,冲着一旁细长眉眼的姑娘勾了勾手指:“小娴过来。”
白娴刚上大三,从前和梁挽一起参加过校外的比赛,两人关系相当不错。听到好友喊自己,她耷拉着脑袋,过去把头靠在对方的肩上,哀嚎道:“挽挽,接下来你将会体验到炼狱般的一个上午。”
梁挽缩了缩脖子:“这么恐怖的嘛?”
站在白娴身侧的男生接话:“是的啊,学姐你前两天不在,逃过一劫,你都不知道魔女祝有多变态。”

狭陆相逢挽挽胜梁挽陆衍小说全章阅读之第10章恩公来了 mp3有声小说下载

大四的芭蕾舞系学生,课程安排相较于前三年轻松了一些,公共文化课全部已经结束,只剩下核心专业训练课程及舞蹈作品赏析。
不过因为百年校庆迫在眉睫,系领导特批了集训排练,每天上午三节连堂,一直要上到中午十二点,中间不休息,并由鼎鼎大名的祝殷歌教授来负责上课。
梁挽一想到祝教授,就有点头疼,她之前旁听过这位老师的课,可以说是全程高能,严格到令人胆颤心惊,经常能把男生都骂哭。
当然,这位教授确实也有那个资本教训年轻人,曾在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担任首席舞者三年,后因伤病原因淡出舞台,转而作为国家高级人才引进,回了母校任教。
梁挽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,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绝望氛围,几个主演们在扶把边上压腿,瞅上去都有些愁眉苦脸。
她停在门边,先打了个招呼:“嗨。”
闻得声音,两男一女反射性扭过头来,瞥见来人后又悄悄松了口气:“学姐。”
“干什么紧张兮兮的啊?”梁挽脱掉外套,从随身的运动挎包里取出舞鞋,冲着一旁细长眉眼的姑娘勾了勾手指:“小娴过来。”
白娴刚上大三,从前和梁挽一起参加过校外的比赛,两人关系相当不错。听到好友喊自己,她耷拉着脑袋,过去把头靠在对方的肩上,哀嚎道:“挽挽,接下来你将会体验到炼狱般的一个上午。”
梁挽缩了缩脖子:“这么恐怖的嘛?”
站在白娴身侧的男生接话:“是的啊,学姐你前两天不在,逃过一劫,你都不知道魔女祝有多变态。”
“是吗?”梁挽笑笑,没顺着他的话茬子往下说,一来她不是自来熟的性格,二来背后说师长坏话总有点不太好。
白娴帮忙介绍了一下两个男孩子,个高一点文质彬彬的是郁天泽,唇红齿白染了一头褐发的是林锦,都是大二的。
四人互相打了招呼,开始热身做一下基本的软开度训练。
练功房里温度有点低,梁挽穿着连体紧身衣,只在外头系了一层纱裙,两条腿完全光着,坐下去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忍着寒意利落地把缎带固定好,她先踢腿拉了拉韧带,而后竖叉下腰,双手摸到后腿脚踝处,腰背反弓拱成一道圆弧。
这个姿势视线是呈倒立状态,她维持了两秒,看到目光范围内多出了一双鞋。
祝殷歌来了。
同一时间,另外三个人齐齐站好,动作一致地鞠躬:“教授早上好。”
梁挽也爬起来,弯了弯腰,礼貌地微笑:“祝教授。”
祝殷歌三十出头,眉眼很利落,不算很漂亮,但气质冷冽,绝对是让人过目不忘那种。
她站在四人面前,眼神一一扫过这几张面孔,落到梁挽时,停了停:“你是杨老师推荐过来演女主角的吧?”
梁挽点点头。
祝殷歌表情淡漠:“让我看看你的基本功,想演吉赛尔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行的。”
这话说得毫不客气。
梁挽面子上有点挂不住,她骨子里本来就是要强的性格,平时上课也都被杨秀茹拿来做示范标杆,根本从未被质疑过舞蹈水平。
隐隐不服的火苗在内心一蹿而就,她扬了扬头:“请您指教。”
祝殷歌淡漠的眸子里依旧没什么情绪,薄唇一张:“Chaine平转。”
梁挽还以为要听音乐即兴发挥,谁知道对方是直接报动作,这不仅是功底的问题了,还要考虑承接的流畅度。
“接三个Sissone西松跳。”
“Renverse中翻身转。”
“Grande空中大跳。”
祝殷歌报的几乎全是翻转跳跃类的动作,梁挽其实热身时间并不够,有几下甚至拉到了大腿肌肉,她咬牙忍着,只是在做ending的巴特芒伸展时重心异常不稳,动作有点变形了。
最后勉勉强强右腿抬高单腿站立定住了。
梁挽额前的发全部被汗水打湿了,终于意识到为什么他们三人要喊她魔女祝,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。
她死命熬着,也不敢放腿下来,强撑着等祝殷歌喊OK。
然而祝教授并没有喊结束,她只是步态优雅地走过来,拿脚尖在少女膝盖窝那里轻轻碰了一下。
梁挽本就是强弩之末,一点外力都遭不得了,一下子就跪坐到了地上,大口地喘气。
白娴三人同情地看着她,眼神里全是兔死狐悲的忧伤。
祝殷歌还在继续放冷箭:“你的支撑腿根本就没有力量。”她丝毫不近人情地指出:“如果你要达到上台表演的水准,在做Battement亮相或者pose的时候,必须完全静止,抖一下都不可以。”
梁挽在心里尖叫,我他妈刚跳了上百下,能不抖吗?
当然有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,嘴巴上她还是老老实实的:“是的,教授,我会继续努力的。”
祝殷歌嗯了一声,继而道:“还是体能太差,以后每次上完我的课你都去操场跑三十圈,不要偷懒,我总有办法知道你到底跑了没有。”
梁挽猛地抬头,要不是对方神色恬淡,她几乎要认为魔女祝是故意在针对自己了。
“怎么?不愿意?那就别演女主了,我对群舞的要求没那么高。”
梁挽深吸了口气:“没有不愿意,我等下就去跑。”
祝殷歌没再说什么,开始给他们四人排舞,当然,排的过程也是千般挑剔万般责难,玻璃心的白娴早就红了眼眶,被一直疯狂挑刺:
“你跳的是什么?一个木偶?我要的是伯爵的未婚妻!她骄傲美丽又恶毒,你楚楚可怜的样子给谁看?”
诸如此类的话语,充斥了三个小时。
等到结束,祝殷歌旋身离去后,世界清净了,阳光和空气再度回归到练功房。
梁挽趴在地板上,看了眼隔壁状如死狗的三人组,苦笑:“朋友们,我去操场了。”
“啊,你真去啊?”白娴费力地坐起身,惊讶道:“你现在还跑得动吗?那可是三十圈,整整十二公里啊!”
“不知道,试试吧。”梁挽拖着步子出了舞蹈教室。
怕吃了午饭再跑自己要吐出来,她干脆空腹去了运动场。
梁挽所在的这所大学是艺术类本科院校,除了舞蹈系外,还有音乐、编导、传媒系等,俊男美女一抓一大把,走到哪里都能欣赏到亮丽的风景线。
此刻正值午休,几个男生在绿茵草地上踢球,周围坐了一圈啦啦队妹子,时不时地发出振聋发聩的尖叫声。
她看了两眼,发觉踢球的人堆里有个熟悉身影后,默默朝外挪了两个跑道。
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足球像是长了眼睛,朝她这个方向窜来,伴随着飞起的弧线,有位身穿皇马白色球衣的少年,赶在球落地之前,将它重重踢了回去。
梁挽眼珠子都没乱飘一下,目不斜视地继续跑,直到那少年上前拦住了她。
因为运动有些出汗的手臂横搁在眼前,让她暂时没法跑了。
梁挽叹气,喊出了他的名字:“右沥。”
少年双眼皮浅浅,唇红齿白的无害长相,是这个年纪姑娘都会喜欢的类型,他笑了笑,嗓音清澈:“还躲我呢?”
梁挽翻了个白眼:“躲个屁。”
少年皱眉:“女孩子家家,不要说脏话。”
梁挽:“……”
说起来,她和右沥真是一段孽缘,两个人是初中同学,后来到了同一所大学,彼此之间有了几分暧昧,然而这粉红泡泡压根没维持几天就夭折了,主要原因是梁挽发现这家伙压根是就是个——
中、央、空、调!
就好比现在,在他俩说话的短短几分钟,就来了好几拨妹子。
“右沥,我给你买了水。”
“还有我,我也给你买了!”
“毛巾要不要?我已经帮你绞干咯。”
他全都微笑着收下,温柔地说谢谢,惹得姑娘们粉面桃腮依依不舍,还附带恶狠狠瞪了两眼他身侧的少女。
梁挽很无奈:“右沥,你后宫队伍又壮大了啊。”
少年一愣,随后道:“她们只是朋友,你不开心的话,我会和她们保持距离。”
“别!”她立刻尔康手,惊恐道:“我目前对你,已经完完全全没想法了,请放心大胆地去爱,不要因为我一个人放弃一片森林,我会良心过意不去的。”
他垂下眼眸,汗珠从额前滑落,落到睫毛上,再抬头时,神情就变了:“挽挽,其实我……”
凭空而起的广播声打断了右沥冲口而出的表白,巨大的扩音喇叭响彻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。
【梁挽同学,您的朋友携带礼物正在C区东出口处等您,请您在十分钟内务必出现,我再重复一遍,请您在十分钟内务必出现。】
这是什么***寻人播报啊,还携带礼物,感觉像是携带了炸.弹,饱含着威胁和强迫。
她有什么朋友会干这种事啊?
梁挽停下脚步,灵光一闪,想到早上车行发来的短消息,脑子里有了个古怪又大胆的猜想。
她抹了把额头的汗,匆匆朝C区赶,右沥犹豫片刻,也跟在她后头一起过去了。
C区是舞蹈学院的女生宿舍楼,这会儿简直空前绝后,所有妹子听到广播后都从阳台边上探出头来,望向大门出口,看清来人后,神色又都转变成了痴迷。
梁挽走在两栋楼间的小径上,仿佛都听到了楼顶妹子们的尖叫和抽气声。宿舍楼出口空地处停了辆灰黑色磨砂的兰博基地Aventador,年轻俊美的男人慵懒地靠着引擎盖,阳光有些刺眼,他微眯着眼,歪头点了根烟。
容色上佳,姿态雅痞,炸得现场妹子们的少女心寸草不生。
真是骚,骚破天际。
梁挽无力吐槽,在众女生艳羡和好奇的视线里缓缓走向陆少爷。
没几步路时,手臂被人扯了下。
右沥板着一张脸:“挽挽,他是谁?”
陆衍好整以暇地站直身,轻笑了声:“我么?是她心甘情愿签了***契准备伺候的恩公。”

狭陆相逢挽挽胜梁挽陆衍小说全章阅读之第11章真香定律 mp3有声小说下载

考虑到围观群众颇多,而这话又如此引人遐思,陆衍说话的嗓音刻意压低了些,刚巧就是距离两步的梁挽能听到的范围。
当然,右沥也听到了,少年清澈的眼里染上些许薄愠,表情凝重起来,死死盯着跑车前一脸漫不经心的年轻男人。
雄性生物们大多如此,平日里没有危机意识,可在面对比自己更强大更优越的对手面前,就会莫名其妙生出点争强好斗的心来。
不过陆衍是压根没把右沥放在眼里的,更勿论当成情敌了。
一来他对梁挽并没什么太多的想法,目前的状态最多就是一分逗弄两分好奇。二来再退一步说,哪怕真看上了,那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怎么有资格同他争一个女人?
故此,陆衍连个势均力敌的对视都没赏给右沥,直接就把车钥匙抛给了梁挽,小姑娘扬手接过,眉宇间有丝杀气,像是不满他刚才轻佻的***契言论。
两位同样出色的男女之间先用眼神进行了一轮无形的厮杀。
树荫石阶旁的吃瓜团体也看得静静有味,怎么说呢,这世上,大约也没什么东西比二男争一女的狗血剧更能撩拨观众心弦了吧。
“挽挽。”右沥不满这被当做局外人的滋味,上前一步挡在二人之间,又执着地问了一遍:“是你朋友?”
“恩,差不多吧。”梁挽含糊地道,把长卫衣外套又裹紧了点。
陆衍看了少女一眼,也懒得去细究她的答案,利落跳上Aventador的副驾驶座。女孩子们的目光追寻着他的身影,直到车门闭合,不约而同失落地叹了口气。
梁挽不自觉抖了一下,感叹世风日下,当衣冠禽兽有了颠倒众生的外表,足以横行无忌,四处惹尘埃。
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全落入了右沥的眼里。
“你是为他躲我?”
梁挽有些无奈,也不知道他这智商和逻辑是怎么做到年年拿奖学金的,不想多费唇舌解释,她直接甩了一句:“你也别太纠结,是我审美变了,现在比较偏爱那种骚浪贱。”
右沥:“……”
梁挽没再看他,走到了车前。
前挡风玻璃的防爆膜是深色的,具体细节瞅不清楚,只能看到那位大少爷放低了坐垫,又是一副醉生梦死的散漫模样。
她吃不准他的心思,有心想叫他下车,可又怕拉拉扯扯不好看。周围看戏的人还没散,顶着那些热烈的视线梁挽感到异常不适,心烦意乱之际也只好躲到车里去。
这辆兰博基尼在阿泗的精心改装下,已经成了一件博取眼球的大杀器,行经之处,男女老少,回头率绝对百分百。
梁挽想了想,干脆开到体育学院新扩建的校区附近,那儿还在施工中,并没有多少师生。
踩下刹车,她熄火解了安全带,语调很不客气:“喂,你什么意思啊?”
回应她的只有绵长的呼吸声。
男人眼眸闭着假寐,浓密纤长的睫毛未曾颤一下,也不知是真睡着了还是故意不想理她。
梁挽怎么可能让他装死,拧着秀眉在他耳边的座椅背用力拍了两下:“我数到三,你再不醒,我就把你拖下去。”
说完,车门自动解锁,像是在昭告她的警告并未虚张声势。
半晌,那睡美男终于掀了掀眼皮,薄唇边的弧度略带嘲讽:“你就这么和你的恩公说话?忘了你的***契了?”
“***!”梁挽握紧了拳,恨不能一巴掌扇掉那刺眼的笑,冷笑道:“我就欠你一次人情,你……”
剩下的话陡然掐在了喉咙里。
短短两秒钟而已,她手腕被攫住,还没反应过来就演变成投怀送抱的姿态,手心下是男人隔着衣服却依然硬邦邦的胸口。
梁挽傻了。
“安静点才乖。”陆衍轻轻松松捏着少女的细腕,指腹间的触感是媲美羊脂膏腴一般的细腻,他将她整个上半身都扯了过来,头微微低下去:“本来想和你心平气和说两句,不过你太聒噪,那就这么说吧。”
梁挽几乎是侧躺在了他的腿上,羞愤和恼怒一阵一阵地往脑子里窜,她想都没想,尚有自由的右手下意识扬了起来。
陆衍倒是没再拦她,漆黑漂亮的眼瞳里隐约含着威胁,嗓音低沉又缓慢:“恩,继续打,不过今天我既然担了这轻薄之名,要是不做点什么就太可惜了。”
梁挽耳朵红了,气到声音都在抖:“你就只会强迫女孩子对不对?”
他定定看了她两秒,笑了笑:“也就强迫强迫你吧。”
这话倒是不假,陆少爷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有上赶着要用武力***姑娘的时候,哪个不是他随意瞄两眼,对方就心甘情愿过来掏心掏肺了。
不过这种新鲜的体验,还挺特别。尤其是他面前这位小姑娘,浑身是刺地找他拼命,态度嚣张不可一世,每次要她臣服的过程都很艰难。
男性是天生的猎手,喜欢追逐与厮杀,哪怕陆衍自己没意识到,也无法例外。
然而梁挽怎么甘于成为他人弓下惊蹿的野兔,她也不是只会一味喊打喊杀的,从记事起就和她母亲那样子铁腕的人周旋,没点手段可能吗?
于是陆衍就听到了一声娇俏绵软的恩公,缠绵悱恻,比向情郎撒娇更甜腻。他扬了扬眉毛,也没接话,想看看她要演什么戏。
小姑娘长睫毛垂着,可怜兮兮地道:“你弄疼我了。”她扭了扭手腕,示意他放开。
陆衍神情不变,唯有语气狎昵起来:“和哥哥说说,有多疼?”
这下从恩公直接跳到哥哥了,连对白都含了暧昧不可描述的深意。
梁挽差点就要跳起来骂他无耻,强忍着怒气冷静了半刻,她抬头看向他,也没说什么话,只是眼波缭绕,欲语还休,浓情阵仗能让铁汉都成绕指柔。
陆少爷噙着笑,轻佻话语信手拈来:“这点疼就受着吧,你要记住,只有哥哥才能让你疼。”
梁挽炸了:“陆衍,我日你个……”
她骂得相当有气势,可惜肚子咕噜噜的一声让剑拔弩张的氛围陡然转变为滑稽片。
下一刻,狭窄的跑车空间内传来低低的笑声。
陆衍卷了一簇少女的长发,在指尖绕了绕,笑得好不荡漾:“挽挽饿了?”
可不是嘛。
梁挽上了三节特训课,饭都没吃上一口,又去操场狂奔了五圈,早就饥肠辘辘了,不过她是打定主意不想和这混账东西说话了,干脆双手抱胸看着窗外,一副冷美人姿态。
直到叮当金属声传入耳里,她回过头去,发现这厮已经下车了。还没高兴两秒,瞥到车钥匙的位置空空,她又暗骂了一句。
驾驶座的门开了,龙章凤姿的贵公子站在外头,收起了多情做派,正色道:“下来,换个位,去吃饭。”
梁挽磨了磨牙:“不。”
他也不恼,俯下身搭着车顶,亲昵地道:“是要哥哥抱出来?”
梁挽:“……”
这场战争最后还是以陆少爷的不要脸略胜一筹,两人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养生粥馆,装修和门面都挺高大上,在这大学城也算是山鸡堆里出了个凤凰。
点菜的时候,服务员来了个十六七岁的妹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附近的学生兼职的,一个劲地盯着陆衍瞅,那眼神,简直恨不能把他揉成雪团一口吞了。
“帅哥,吃点什么啊?”
陆衍头也没抬,拿着手机回邮件,指尖轻压着菜单往对面推了推:“问她。”
于是那妹子又磨磨蹭蹭挪到了梁挽身边,张口就道:“大姐,我给你介绍下吧?”
大、姐?
梁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双十年华,正是青春烂漫时,哪怕比眼前的妹子大个两三岁,也不至于沦落到大姐的地步吧?
女人的嫉妒心也太可怕了点。
一念及此,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始作俑者的男人,他当然也听到了服务员小妹的称呼,抬眸时眼里全是戏谑。
梁挽无语,埋头看菜单,随便要了个大份的招牌海鲜粥,又点了两个花生米和酱萝卜的开胃菜。顿了顿,碍于礼貌她又问陆少爷:“你还要加点什么吗?”
一听这话,小妹来劲了:“帅哥,要不是试试我们新出的秋冬季滋补汤啊?”
“随便。”陆衍皱着眉,手指翻飞,上下翻着今日汇总的集团日报。
小妹百折不挠:“有炖了六个小时的当归牛尾汤喔,最适合男性了,主要功效是补肾、强身……”
陆衍怔了一下,隐形的弹幕密密麻麻从眼前飞过——
【你活太差了,去男科医院看看。】
“我不需要这个。”他倏然出声打断,半晌,又盯着梁挽,一字一顿:“我的肾特别好。”
好不好和我有个屁关系???
梁挽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,姑且理解为男性的虚荣心吧。她摆摆手,和小妹说:“就我刚才点的那两个吧,别的不要。”
等待上菜的间隙,她发现陆衍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转,看得人毛骨悚然。
她拿着湿巾擦筷子,很不愉快地道:“你是不是有病啊?盯着我干嘛?”
陆衍也不再掩饰目的了,直接道:“我们之前见过的吧?”不然她怎么会有他的对公号码,还能半夜三更打电话来骂他。
梁挽眨眨眼,以为他想起在日料店的事儿了,她舌尖顶了顶腮帮子,没开口,算是默认了。
陆衍支着额:“我怎么惹到你了?”
“你还有脸提?”梁挽重重放下筷子:“我不过是扭了一脚,你就怀疑我投怀送抱和你搭讪,有你这么自恋的吗?”
一阵沉默。
陆衍眯着眼,不起眼的记忆碎片拼凑起来,渔火洗手台前那个花了妆的姑娘渐渐和梁挽的脸重合起来。
他勾了勾唇:“原来你是那只花脸猫。”
梁挽翻了个白眼,不想理他。
碰巧服务员小妹过来上菜,殷勤地帮忙盛好粥,再分好骨碟,随后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走了。
陆衍舀了一口粥,没入口又放下了。
他始终没想明白,不对啊,就那点破事儿值得她过来骂他活不好吗?没记错的话,她当时还说了什么八千块……
八千块又是什么梗?
饶是聪明过人如陆少爷,也硬是没找到其中的逻辑关系,他啧了一声,叩了叩桌面:“后来我们还见过吗?”
“见你妹啊。”梁挽把浮在粥面上的油脂刮掉,相当暴躁地道:“我恨不能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你。”
“是吗?”陆衍意味深长地反问了一句,没有再多说什么,有些谜团,太着急了反而解不开,还是慢慢抽丝剥茧,真相来临的那一刻才叫人满足。
后面两人都没有交谈过,陆少爷不开口,梁挽自然也没有要挑起话题的欲.望,一顿午饭吃得宛如哑剧。
买单时,梁挽眼观鼻鼻观心,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。礼节上来说,对方辛辛苦苦送车过来,请一顿饭是应该的,但……
实在是囊中羞涩。
她双手撑着下巴,佯装欣赏着店内的装潢,演技有点尬。
至于陆衍,在他这儿,固然没有让女孩子买单的习惯,潇潇洒洒结了账,只是出门时,凉凉地刺了她一句:“有那么穷吗?”
梁挽的尾巴再度被踩住,怒道:“穷怎么了?吃你家大米啦?”她说完,后知后觉意识到五分钟前确实是吃了他请的饭,嗓音小了下去:“我会很快找到兼职的,届时回请你。”
他插着兜,瞥见小姑娘忍气吞声的样子,故意拉长音:“其实我公司里呢,还缺个端茶送水嘘寒问暖的小助理……”
马路上熙熙攘攘,她垂着脑袋一声不吭,黑色柔软的发顶被阳光烘得暖融融的,长睫毛都染上了金色光晕,瞧上去还挺乖巧。
下一秒,这种乖巧荡然无存。
“姓陆的,你失心疯了。”她鄙夷地皱着鼻子:“我现在就算在大街上***一个小时,都不可能去给你打工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陆衍傲慢地呵了一声,摸出电话让司机过来接他。
梁挽乐得轻松,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跳上跑车溜了。
回到学校,黄昏时分她去操场重新把剩下的二十五圈跑完了,精疲力尽去食堂打饭时,饭卡里只剩下不到五十块了,食堂阿姨善意地提醒,要充卡了哦。
梁挽心酸到差点没流下眼泪,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。
她不想在现场闻别人饭菜的香味,买了两只馒头,回宿舍干巴巴啃着,一边把Aventador的照片用ps简单处理了下,改了车身颜色并把牌照模糊掉,随后上传到隔壁Z大的论坛里,匿名发了个帖子:
【本人长期出租超跑,请各位想带妹出去兜风的优质男青年们踊跃联系我,价格优惠,欲租从速。】
编辑完后,她检查了两遍联系方式无误,关掉了网页,转身去了浴室。
梁挽沐浴时喜欢听点音乐助兴,通常都把手机放到架子上,边放歌边洗澡,今天也不例外,她打上肥皂正哼着曲儿,电话却在这个节骨眼不合时宜地响起来。
屏幕上左铁公鸡四个字赫然在目。
她犹豫了下,把手冲干净,按了免提。
左晓棠嗓门很大:【爸爸来给你雪中送炭了!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】
“有屁你倒是放啊,我还在洗澡呢。”梁挽调高了浴霸的档位,抽了浴巾裹住自己,问道:“你是不是给我找到活啦?”
【我和你讲,天上真的要掉馅饼了!我们集团吃饱了撑着,搞了个员工兴趣爱好班,每周一三五晚上开课,现在缺个专业的舞蹈老师,你来不来啊?】
梁挽想起中午在陆衍面前大放厥词发誓不给他打工的自己,咽了口唾沫:“算了吧。”
左晓棠尖叫:【你脑子有坑是不是啊?我好不容易贿赂了人事,给你弄了个面试的机会,你知不知道,要是进了,那可是两小时五百块,一周三次,一个月你好好算算吧!】
六千块,比她的生活费还高!!!
梁挽很没出息地认怂了:“那个什么,面试不过你们总裁吧?”
电话那头的人嗤笑:【你想得美!皇上日理万机,三品以上大员才会在御书房召见,你这种浣衣局的宫女,省省吧。】
梁挽这才兴高采烈地应了。
……
事实证明,真香定律从不放过任何企图玷污它的凡人。
三日后,新来的小秘书顶了急事请假的林慧珊,捧着各分公司运营端口的总监备选人简历,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。
陆衍正在和美国的投资商谈公事儿,示意她等会儿,挂了电话后才翻了翻那叠简历:“这什么?”
小秘书战战兢兢:“陆总,和范特助确认过您的行程了,这些都是您周五晚上要终面的人。”
陆衍在公司里可不像平日那么混,薄唇抿着,冷淡地道:“你觉得我很闲?”
小秘书凑过去一看,全是围棋高手书法大师的简介,她快哭了:“对不起,陆总,我应该是拿错了,我马上下楼去换!”
她急急忙忙补救,怎料越是心急越是容易出错,高跟鞋都踩不稳,一不留神扑倒在地毯上,怀里的资料全飞了。
漫天的白纸,哗啦啦的。
其中有一张,像是被老天爷眷顾了,不偏不倚落到了陆衍的桌上。
履历不算太长,附加的照片倒是异常惊艳。
少女仰着天鹅颈,身穿着纯白的纱裙,双足惦着,立在盈盈湖水畔。
气质古典,姿容无双。
他先是随意瞥了眼,而后眯起眼,拾起那张纸,指尖轻轻在上头弹了一下,阴恻恻地笑了。

推荐理由

狭陆相逢挽挽胜全文阅读APP功能很多,包含了大量的完结小说,支持狭陆相逢挽挽胜梁挽陆衍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,mp3有声小说下载,无广告阅读等等,不要错过。



免责声明:小黑游戏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之用,不代表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发表评论